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电子游艺城官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第一千两百七十二章 强拆

天唐锦绣 | 作者:公子許 | 更新时间:2018-02-13 18:02:10
推荐阅读:抽个美女打江山我是九皇子抗日之铁血智将灭世武修帝国霸主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超级能源强国贵族农民大宋将门宗明天下
  独孤诚凌晨时分被侍女叫醒。

  推开怀中猫儿一样蜷缩依偎着的侍妾那温热腻滑的娇躯,一股起床气腾腾的直冲脑际,胀得太阳穴一鼓一鼓的跳动。揉了揉眼睛,瞅了一眼外面依旧暗沉沉的天色,独孤诚咬着牙道:“深更半夜的,天塌下来了不成?”

  侍女战战兢兢,惶恐道:“京兆府来人,说是奉了房府尹之命,来请少主去衙门里当值,房府尹亲自主持什么……消防安全突击检查?”

  自家少主虽然一贯性格疏朗,轻易不会对家中侍女仆役发火,但此刻睡得正香被人叫醒,谁晓得会不会大发雷霆?可是府中管事命她速速将少主叫醒,她又岂敢不叫?

  另外即便是府中的侍女,但是亦知道少主在京兆府的日子过得似乎并不太顺心遂意,那个房俊实在是太过强势。现在房俊有令,少主岂能不去?

  果然,独孤诚微愣,诧异道:“消防安全突击检查?这房二又是闹得哪一出儿?”

  侍女垂头躬身。

  压抑住心头烦躁的气息,独孤诚只得翻身坐起,无奈道:“侍候某更衣吧……”

  “喏!”

  侍女应了一声,赶紧轻手轻脚的退出去将独孤诚的官袍拿来,同时叫了两个同伴,服侍独孤诚梳头净面,换上簇新的官服。

  侍妾在被窝里嘤咛一声,迷迷糊糊坐起,奇道:“这么早,郎君要出去么?”

  独孤诚伸手在袒露出来的饱满胸脯上捏了一把,轻声道:“衙门里有事,你乖乖的继续睡。”

  “唔……”

  男人起床上值,女人怎么能继续埋头大睡?侍妾强打精神,披上一件衣服跟着几个侍女一起服侍独孤诚更衣。

  穿好衣服,净了面,独孤诚哈欠连天的走出睡房,跟着京兆府派来的小吏一同前往衙门。

  小吏恭敬道:“府尹有令,少尹您直接前去东市汇合就行了。”

  独孤诚点点头,这样也好,京兆府衙门在皇城之西,东市则临近东门,这一东一西的往返一次也是麻烦

  清晨雨停风住,空气却格外清冷。

  搓了搓手,独孤诚命家仆备好马车,可是临上车之前想了想,最终还是换做骑马前往。这大清早的搞什么消防安全突击检查,房俊那厮明显是搞幺蛾子,自己还是低调一点的好,以免被那个棒槌给盯上……

  此时天色昏暗,小雨虽然停了,天上却无星无月。

  不过寅时时分,即便是繁华兴盛的东市亦是沉寂无声。独孤诚和小吏来到东市,发现门口已经被京兆府的衙役兵卒所把守,出入人员尽皆要经受检查。

  独孤诚冲着几个兵卒挥了挥手,自然是通行无阻。

  那个小吏在前头引路,独孤诚下了马不紧不慢的走着,问道:“这是突击检查谁家?”

  小吏恭敬说道:“回少尹的话,是张家的铺子,郧国公张家。”

  独孤诚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

  张家?

  昨儿白天张亮的那个侄子在东市街面上怒怼京兆府之事可是早就传遍长安,闹得沸沸扬扬。有人说房俊忌惮于世家门阀联合起来的力量,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亦有人说房俊这个棒槌岂能轻易偃旗息鼓?必然是要反击的。

  独孤诚毫不犹豫的表示支持后者……

  房俊那是什么性子?若是当场将那张慎铁拿下还好,不过就是一顿板子而已,总归不能要了人家性命。可是王玄策当时退让,态度良好,那可就事有反常了。

  等待张家的,必然会是雷霆暴雨一般的反击!

  东市建成多年,商铺多有扩建,将原本就不宽敞的街道挤得愈发狭窄阴仄。长年累月的马踩车轧使得街上坑坑洼洼起伏不平,不时便有雨水凝积成洼,一不留神踩下去,便会湿了鞋子。

  独孤诚厌恶的皱皱眉,尽量躲避着水洼却也灌了一鞋水,溅湿了官府的一角,心中想着这东市已然残破老旧,若是能够翻建一新倒也不错……

  一声怒吼喝叱惊破静谧的夜空,分外清晰。

  独孤诚呆了一呆,赶紧加快脚步向前走去,也顾不得鞋子会不会踩在积水里了。

  反正已经湿透了……

  转过一个街角,前面陡然灯火辉煌起来。

  街道上,一大群人站在那里,有衙役举着火把,有兵卒忙碌奔走。

  房俊一身官袍,神情宁静的站在街道正中,衙役官吏们犹如众星捧月一般站在他的身旁身后。

  独孤诚赶紧走过去,尚未来得及跟房俊见礼,便见到一群兵卒凶神恶煞的押解着几名五花大绑的汉子推推搡搡的离开。那些汉子虽然被绑的结实,却兀自不服,甚至有人破口大骂。

  “房俊你还讲不讲理?咱们张家本本分分的做生意,何曾招惹与你?”

  “真是吃了豹子胆!真当吾张家无人乎?”

  “房俊你给老子等着,早晚有一天要你好看!”

  ……

  街面上顿时一片喧嚣。

  独孤诚心说果然如自己预想那般,房俊何时退让过?即便是面对长孙家都是硬桥硬马毫不退缩,何况是一个荥阳张氏!瞧瞧,有仇不隔夜,白天惹下的事儿,晚上就给你找上门……

  上前跟房俊见礼:“下官来迟,还请府尹恕罪。”

  房俊面色如常,甚至带着淡淡的浅笑,柔声道:“这不怪你,这次行动乃是本官故意突击检查,事先未曾通知各位,还请见谅。”

  几个声音同时响起:“不敢,不敢。”

  独孤诚看去,却是京兆府的另一位少尹韦大武,司仓裴肃,司户宇文渭等人,显然都是刚刚得到房俊的通知匆忙赶来。

  几个人忽视一眼,闭嘴不言。

  他们都有着关陇集团的身世背景,虽然在京兆府中担任高官,但是一直以来都被房俊架空,压制得甚为憋屈。可是形势不比人强,除了老老实实的缩起头来,难道要像侯莫陈镬那般被折腾得名誉全失、丢官罢职才好?

  房俊这人有一点还算是只得称赞,那就是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他轻易不会主动收拾你……

  几名书吏这时自张家商铺之中走出,手里拿着账簿,到得房俊面前说道:“启禀府尹,商铺之中的设施已然尽数检查,涉及的隐患之处有十余处,全都记录在案。”

  “很好。”

  房俊背负双手,面色淡然,扬声说道:“本官三令五申,京兆府更是数次下发通知,务必要东市所有商铺清除火灾隐患,违者重罚!可是结果呢?你们就把京兆府当成摆设,把本官的话语当做放屁!”

  周围被惊醒的商户早就汇集了几十人,原本以为房俊这般大张旗鼓的将张氏子弟尽皆拿下是为了昨天那档子事,现在才知道原来京兆府是检查消防隐患。

  不过房俊的这一番话语,却让这帮人心中陡然一惊。

  这语气……是要算后账了么?

  房俊环视左右,哼了一声,朗声道:“前些时日东市的那场大火烧掉了多少货殖钱财?尔等不思忧患,反而以此当做抗拒京兆府的途径,简直愚蠢至极!你们可以不拿自己的货殖、自己的家仆当回事,但是京兆府乃是一方父母,岂能坐视不管?”

  他肃容对着独孤诚、韦大武等人说道:“京兆府办事要文明执法,更要透明执法。未免旁人说我房俊栽赃嫁祸,尔等现在便入内检查一番,看看与记录之上是否有所出入。有,就当面给本官提出来;没有,就在记录之上签字画押,证明张家商铺的违法之处都是实证。”

  独孤诚明白了……

  这哪里是让自己等人证实违法之处?分明就是要自己这些人献上“投名状!”

  他们独孤家最近向皇帝效忠,紧跟皇帝的步伐,已然与关陇集团渐行渐远,背道而驰。可是皇帝不放心啊!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三心二意朝秦暮楚?

  来吧,这边签个字,坐实了张家的违法之处,就算是跟房俊、跟皇帝同一阵营了。甚至于这些所谓的违法之处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全都是房俊随口挑出来的毛病,而越是如此,只要签了这个字画了这个押,跟张氏就算是彻底对立……

  独孤诚咬了咬牙,不管韦大武等人一脸为难,恭声道:“府尹之言,何须质疑?”

  当即便从书吏手中接过账簿和毛笔,签字画押。

  既然决定了投向皇帝的阵营,那就一心一意坚定不移,风吹两边倒的那种货色最后的下场就是两边不讨好,谁也不待见。

  韦大武与裴肃、宇文渭等人面面相觑,独孤诚这般果断的来个这么一手,他们如何能够推脱?

  得咧,签字吧……

  房俊嘴角浮起一抹微笑,看着几人先后在账簿之上签字画押,这才抬头说道:“张家抗拒翻建东市之国策在先,违抗京兆府之命令在后,更任由火灾隐患存在无视人命安全,实属罪大恶极!不严惩,何以维护纲纪?来人,将这几间张家的商铺……给本官拆了!”

  街道上的其余商铺的掌柜仆从本是看热闹的,此刻听了房俊的话语,顿时瞠目结舌。

  这就……拆了?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www.porno2x.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宗明天下随身带着一个世界警神龙起南洋汉末天子大唐暴力宅男官网争锋高危职业全能文艺兵大逆转1906